金华视窗——金华企业网络电视中心

章锦水的《新诗和我们的生活状态》

2017-12-19 15:55:35 | 来源: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12月8日晚上6时许,永康一中图书馆可容纳200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我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首家中学校园文学创作基地在此挂牌成立。授牌之后,作协主席章锦水、诗会会长徐小飞分别从华康清校长手中接过文学创作基地“指导团体”的大红聘书,随后,章锦水主席应邀为在场的来自高二学部的180余名首批学员和十几位语文课代表作了一场题为《新诗与我们的生活状态》的文学讲座,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和追捧。

 8日晚在一中的活动现场,章锦水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永康一中1982届校友。他出生于1966年,浙江永康人,现任永康市人大副主任,中国作协会员,浙江省作协诗创委委员,浙江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永康市作协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曾在《诗刊》《诗歌月刊》《诗江南》《诗选刊》等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若干,出版个人诗集《大和谐》《大地游走》两部,主编丛书两套。

在开场白中,章锦水援引“缘缘堂”主人丰子恺阐释恩师李叔同变成“弘一法师”的原因时讲的人生“三层楼”,原理,即由“物质”到“精神”,再到“灵魂”这样一个逐渐提升的人生境界,借此强调了在人生境界升华的过程中,诗歌是能够而且确实发挥了独特的美育功能的,忽视不得。

为了方便起见,章锦水先在屏幕上打出了一份纯白底色而缀以两枝墨竹的别致有趣的目录——

章回一:谈谈诗歌的生活性

章回二:谈谈诗歌的社会性

章回三:谈谈诗歌的写作状态

章回四:谈谈怎样阅读现代汉诗

章回五:文本阅读

然后从容开讲。

在章回一,他借用鲁迅的“哼喐哼喐派”引出5000年前(黄帝文化时期)那首全文只有8个字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说明它与3000年前《诗三百》中的大部分诗作都是与生活平行,重在叙事,并无丝毫神秘感和神圣感。接着印证以自己16岁(1984年)开始写诗,发表于上海《青年报》,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并逐渐体会到“诗言志”,也“缘情”,痛,并快乐着。诗歌是语言的炼金术,是文学塔尖上的明珠。好的诗歌必须言之有物,还要有好的语言表达。

由此,章锦水还联系自己的创作实践,说明今天的诗人要突破这个物质世界的困惑,就得沉入诗歌,与自己的内心相见,与自己的历史对话,让写诗的过程成为一次生命的体验,一次灵魂的探险,从而使自己的生命变得日渐丰富起来。

讲到章回二时,章锦水引用施勒格尔说的“谁的心中有了神(指理想),谁才有资格谈诗”,强调诗人心中要有境界,有理想,有担当,才能写出有品格的诗歌,而有诗歌理想,乃是评判一个诗人的基本尺度。真正的诗,应是生命中沉默不语而又支撑灵魂与骨骼的那一部分。

讲到章回三时,章锦水说在当下这个文化高度清明、高度开放、高度发达的时代,有几个问题必须注意:1.诗歌的表面繁荣里有一种虚肿;2.诗歌对现实的介入缺失;3.诗歌很难批评。经验表明,“消肿补钙”的药方在于对“现实的厚度、情感的温度和思想的深度”的孜孜以求,舍此,别无他法。

 

讲到章回四时,章锦水着重阐释了“诗家语”产生的奥秘与活用修辞的方法。他说上世纪80年代北岛、顾城们的“朦胧诗”现在早已不再朦胧,一句“清晨的鸟声划过我的额际”就让大家豁然开朗,原来诗歌就在自己的身边,只要用心捕捉,就不难发现和定格。

在章回五,章锦水先后跟大家分享了著名诗人李亚伟的《苏东坡和他的朋友们》的嘻哈调侃,自己的题画诗《读书图》、咏物诗《草垛》的况味和哲味,杨方《过黄河》的大气磅礴、浑厚灵动,陈星光《月光走动》的轻盈舒缓,蒋伟文《又一次提起老屋》的朴实深情,在愉悦的朗读和点评中学员们生动活泼地感受到了“永康诗群”的雄厚实力和卓尔不凡的艺术魅力。

当主持人、校长助理周锦山将“金鼎讲坛”特邀讲师的大红聘书授予章锦水校友时,学员们方才意识到讲座已告结束,近20位同学捷足先登,围住章学长,请他签名留念,章锦水一一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手机扫一扫,随时随地看文章!